歡迎訪問 福建省企業與企業家聯合會--企業家園門戶
工作助手客戶端

手機客戶端
Android版本

點擊或掃描下載

寧德一企業項目環評問卷涉造假 村里被打招呼"不許說"
發布日期:2015-06-24    來源:新京報    點擊數:


\

龍珠村村民郭松玉的房門正對著工廠鐵圍欄,距離僅約20米。按環評要求,居民須遷走后企業才可生產。

 \

  6月13日,屬于鼎信物流有限公司的灣塢鎮14號碼頭運輸鎳礦違反環評要求,碼頭上大量遺撒紅土鎳礦粉塵,將沖洗鎳礦運輸車的污水直接排入海里。

 \

龍珠村蘭義城說,因海水被污染,漁民養殖的數千畝龍須菜大量減產。

 \

6月11日,郭松玉家客廳里所有的家具都蓋上了報紙以防粉塵覆蓋。

 \

  6月13日,鼎信實業的灣塢鎮14號碼頭附近,推土機將廢渣填入一片蘆葦蕩,村民在此提取了廢渣樣品。記者將白色固體廢渣取樣帶回北京檢測,17日的檢測結果顯示,該樣品汞超標10倍。

  福建寧德一企業項目公眾環評問卷調查名單涉造假;環保局罰單也未阻其未批先建并試產

  近日,福建寧德就當地一家有色金屬深加工企業——鼎信實業有限公司的三期項目舉行環評聽證會。

  在聽證會前,企業所在地的居民代表查看了此前環保局公示的該企業二期項目環評報告,他們發現,在公眾參與環評問卷調查對象名單里,標注跟他們同村的,他們卻幾乎都不認識,于是對其公眾滿意度為99%的結果產生了懷疑。

  他們就名單逐個核實確認,過半數的人并非當地居民,而且相當一部分人也不住當地。名單中的村民受訪稱,當時企業來人只收走了個人信息但未填表,有的壓根不知道所謂調查。

  居民代表查詢發現,鼎信三期并未公布環評公眾參與者詳細名單及聯系電話。他們申請公示,環保局回函稱名單“涉密”。

  在鼎信三期聽證會上,他們質疑企業環評“大規模造假”。

  對此,鼎信二三期的環評報告出具者——福建省環境科學研究院、寧德市環保局、鼎信實業均拒絕了記者的采訪請求。

  當地鎮干部對新京報記者解釋,環評征集公眾意見還面向了在當地居住打工的外地人。但他沒有回應名單涉嫌造假的疑問。

  而記者調查還發現,鼎信三期在聽證前就已投入試生產。鼎信一二三期,都曾因未批先建收到環保罰單,但都未停止其相關違法行為。

  【核實名單】

  村里被打招呼“不許說”

  6月初,灣塢鎮的村民陳子春等人拿到了福建省環境科學研究院對鼎信二期所作的環評報告簡本。當看到公眾參與環評問卷調查對象名單時,他們發現,地址欄標注跟他們是同一個村的人,他們卻從沒聽說過。

  而6月18日,寧德市就將對“福建鼎信實業有限公司鎳鐵合金及深加工配套三期項目環評審批的環境保護行政許可事項”舉行聽證會。作為該聽證會所涉及的利益相關人,灣塢鎮村民陳子春、蘭義城、蘭弟弟、陳命莊通過申請,獲準參與聽證。

  他們商量了一下,6月16日,4人找了一輛車,開始挨村走訪核實求證鼎信二期公眾參與名單的真偽。

  在半嶼村,負責戶口管理的會計、65歲的林奇振一一對照核實了半嶼村17人名單,確認14人非本村人。

  蘭弟弟根據名單撥通了其中兩人的電話,對方表示完全不知道環評問卷調查的事情。其中一名女性稱,她的丈夫是在鼎信二期上班,不過他們并不住在半嶼村。

  名單中龍珠村的有82人。他們找到負責戶口管理的村會計鄭興生,核實了有35人不是該村的人,在名單上的龍珠村人,大多在鼎信二期打工。陳子春說,他打了幾個名單中非龍珠村人的電話,其中有一對夫妻講湖南話,他們表示是在鼎信二期工作,不過一直住在市里。

  浮溪村的有36人,村委核實有23人系非本村人。還有村干部指出,其中有6人是鎮里的干部,怎么會在浮溪村名單里呢?

  白馬村會計陳財生核實了該村在名單中的39人后說,沒有一個是本村的。4人試圖委托該村村委會出具一份證明,但沒有成功。陳子春告訴記者,一村干部回復說,你們調查名單的事情鎮里知道消息了,不許我們說。

  作為利益相關人,半嶼村村民陳命莊的代理人尤勛也參與了核實這份公眾參與名單的真偽。

  尤勛說,他們對鼎信二期環評報告簡本附錄提供的公眾參與信息名單中4個村的177人進行了核實,確認至少有111人不是這4個村戶口上的人。他說,不排除有一部分人居住在村里,但他們核實了其中相當一部分人甚至都不住在村里。

  尤勛對記者稱,根據他的調查,名單中,只有部分村民知道鼎信二期環評調查一事,但只是被企業來人收走了個人信息而未填表,另一部分人壓根就不知道有環評調查。

  然而記者在鼎信二期的公眾參與調查名單中看到,公眾個人征求意見欄里總共288份問卷,99%為滿意。其中涉及拆遷戶為74人,占比26%。
  

【質疑聽證】

  新項目也有類似問題?

  村民們擔心,鼎信二期環評報告公眾參與信息名單有如此問題,那鼎信三期會不會也這樣?

  他們網上查詢發現,鼎信三期環評報告簡本中的公眾參與名單,僅有姓及所在村組,而沒有名及聯系電話。蘭弟弟告訴記者,根據這份名單,村民代表核實發現,其公示的198人,很多人的姓是村戶籍里沒有的姓。

  “鼎信二期在拆遷群眾中意見都鬧得那么大,而鼎信三期公眾參與調查的滿意度是98%,這完全不可能。”尤勛表示。

  6月17日,聽證會前一天,陳子春等人趕到寧德市環保局,希望其提供一份鼎信三期環評報告公眾參與的完整名單及聯系方式。寧德市環保局書面復函稱:“行政機關不得公開涉及國家秘密、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的政府信息”。

  對此,北京義派律師事務所王振宇律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根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涉及商業秘密或個人隱私的,并非絕對不可公開:“行政機關認為不公開可能對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響的,應當予以公開,并將決定公開的政府信息內容和理由書面通知第三方。”王振宇稱,環評公眾參與調查名單本身并非商業秘密或個人隱私,而是環評透明度的重要環節,寧德環保局的答復在形式、程序、實體上都是違法的。

  在次日鼎信三期聽證會上,尤勛質疑,“這樣大規模的造假,福建省環境科學研究院還有什么資格承擔三期的環評?”

  6月23日,記者聯系采訪福建省環境科學研究院鼎信二期環評聯系人鐘厚璋,他表示:“這件事情我們不便接受采訪”。鼎信實業對記者表示:“我們不接受采訪”。寧德市環保局稱:“請聯系市委宣傳部。”

  此前的6月20日,灣塢鎮副書記張民順對新京報記者說,在鼎信二期的環評征集公眾意見過程中,考慮到一些村民意見比較“激烈”、“片面”,所以未完全采集當地村民的信息,而是面向所有居住在當地的人,包括在鼎信二期打工的外地人。

  對上述村民稱調查名單存在造假的嫌疑,張民順稱,他在聽證會上也聽到村民對這個事情的反映,但這是環評單位的事情,他自己不清楚。

  記者在鼎信三期環評報告簡本中看到,對公眾意見調查對象的選取要求是:“主要是可能受項目建設直接影響或間接影響的地區公眾。調查對象以工程建設所在地及周邊地區的村民為主,主要是灣塢鎮等地的村民。”

  王振宇表示,環評調查對象選取的原則是“建設項目影響范圍內的公眾”,而且越受影響越有權表達意見。此次相關環評機構的做法不但不妥,而且涉嫌違法。

  【未批先建】

  待環評項目半年前已投產

  村民代表蘭弟弟表示,6月18日的聽證會實際上“開和沒開沒什么兩樣”。

  按項目環評審批流程,企業經環評批復后才可以建設,而記者在當地調查發現,鼎信三期實質上不僅已建成,而且已開始試生產。

  6月12日,記者在鼎信三期廠外看到,重型車輛進出廠內,高聳的煙囪排放著白煙,工廠車間敞開的玻璃窗內飄出白色煙霧。即便百米以外也能清楚聽到車間機器運轉的轟鳴聲,廠區附近飄著一股刺鼻氣味。

  記者查證到,寧德市環保局對該企業環評未批先產的情況是清楚的。

  2014年12月16日,寧德市環保局在該局官網公示了一則對鼎信實業的行政處罰決定書,處罰書寫道“2014年10月10日和11月11日,我局執法人員對你公司進行現場檢查,發現你公司三期項目至今未辦理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審批手續,擅自建設并投入生產”。

  也即,鼎信三期至少在環評聽證會召開的半年前就已試生產了。

  尤勛告訴記者,對于環評未批先建、環評未批先產,鼎信三期的代表陳勁松回答他:“這是根據政府重點項目特事特辦、大事快辦、急事急辦原則,申請了容卻預審。”

  對此,鼎信實業、寧德市環保局均未回應記者采訪要求。

  記者從寧德市環保局官網查詢到,鼎信實業是當地環保部門處罰名單上的“常客”,鼎信一期和二期都曾因未批先建受過多次處罰。

  同屬于一個集團的鼎信鎳業有限公司、鼎信實業有限公司、鼎信科技有限公司、鼎信物流有限公司,自2013年6月到2015年4月,僅被當地環保部門公示的環境處罰就達18次。

  其中,對鼎信實業的處罰有7次,分別為2013年2次、2014年4次、2015年1次。違法事實主要為:先后多個建成投產或試生產的項目未辦理環評手續、煙塵排放超標、污染治理設施運行不正常、污染治理設施不完善、酸洗車間煤焦油池發生滲漏、環保“三同時”制度落實不到位等。

  【未遷先產】

  防護區內村民艱難生存

  按照鼎信二期和鼎信三期公示的環評報告要求:該項目周邊應設置不低于1000米的環境隔離帶,衛生防護區內居民實施搬遷和安置后,企業才能投入生產。

  而根據記者調查,事實又并非如此。

  66歲的龍珠村村民郭松玉的家是一棟面積400平方米的二層樓房,大門正對著鼎信三期項目的鐵圍欄,距離約20米。因噪音和氣味,郭松玉的兒女們被迫帶著孩子遷到另外一個村,如今這個大宅子只有她留守。

  6月11日20時許,記者在她家里看到,客廳里所有的家具都蓋上了報紙,雖然大門緊閉,仍能聽到工廠的機器轟鳴,聞到刺鼻氣味。老人告訴記者,即便門窗關上也擋不住粉塵。

  和郭松玉一樣住在衛生防護區內的還有十幾戶居民,大部分是老年人。70歲的張富乃告訴記者,今年3月,上面來人檢測了家門口水井的水質,告訴他“水污染了,不能吃”,但檢測人員沒有告訴他污染原因。

  距離郭松玉家數百米,是龍珠村最大的一個自然村,居住有500多人,也處于鼎信三期和鼎信二期1公里衛生防護區內。早在兩年前,鼎信二期就已投產,而這個被二期環評要求搬遷的村落至今未動遷。

  該村村民蘭義城等人告訴記者,他們每天都在巨大的噪聲中生活,而且空氣、水、海岸養殖場的污染也越來越重。當地主要以養殖龍須菜和漁業捕撈為主,但自從一些企業陸續投產后,向海里直排污水的現象比較嚴重。兩年來,大部分養殖戶因虧本放棄養殖,龍珠村的養殖業投資縮水2/3。

  6月20日,負責衛生防護區搬遷工作的灣塢鎮副書記張民順對記者表示,在鼎信二期1公里衛生防護區內,大約有3個自然村1000多居民需要搬遷,目前有64%住戶簽訂了搬遷協議,剩下的還在協調中。

  而對于涉及鼎信三期項目1公里衛生防護區內需要搬遷的居民,張民順表示,目前還來不及顧及。

  他說,從目前看,全部安置還是有很大難度,市里已準備整體推動衛生防護區內的搬遷安置事宜。

  就搬遷問題,鼎信實業拒絕了記者的相關采訪請求。
 

\

\

\

\

\

相關熱詞搜索:寧德 村里 問卷

上一篇:讓“冷”項目“熱”起來

下一篇:并購,讓企業重生

秒速彩票网